全国服务热线:
3DM游戏网
苏宁易购 contact us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
3DM游戏网
当前位置:主页 > 3DM游戏网 >
“橄榄枝”战役结束,总结土耳其军队作战表现-尤金少将
添加时间:2018-12-30
 2017年1月20日,土耳其于叙利亚阿芙琳地区发起了“橄榄枝”行动,向占据此地的库尔德武装发动了进攻。至本文完成的3月30日,土耳其已基本控制了阿芙琳地区;而库尔德武装,向东部的阿勒颇周边区域撤退,被包围在林地和山地地区的少量游击队也几乎被消灭。然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旋即宣布将继续进攻“恐怖分子”,土军意图乘胜追击,染指叙利亚东北部地区,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则宣布将出兵叙利亚北部地区,“阻止土耳其军队的侵略”。土军与库尔德武装的战斗不但没有就此结束,反而又更加扩大,甚至还出现了新的参与方。其对地区局势的影响也尚难定论土耳其军方这次没有重蹈之前的覆辙,时机选的恰到好处,战役发起时,叙利亚政府军的主力正在东古塔地区发动“大马士革钢”战役,其预备队也主要集中在大马士革,无暇北顾。而俄美之间的对立又恰好为土军的行动提供了空间与基础,俄方为了继续扩大在叙利问题的上的立场优势选择和土耳其摒弃前嫌,而美方急于修复因库尔德问题造成的美土裂痕。在不久之前伊德利普省内讧之时,土军刚刚给亲土的“自由军”(下文简称为土系叛军)提供了大量武装、通讯器械和训练援助,这些在阿芙琳南线和西线的武装分子给了库方很大的压力,而土系叛军和土正规军行动前已经在土叙边境巡逻已久,充分熟悉了边境地形以及库方部署,几个月内,土军囤积了大量的弹药物资,为发动突袭战争做好了的准备。虽然在战略层面上土军思路清晰目标明确,但是在战役之初土军战术层面上却中规中矩毫无亮点,甚至有些糟糕。为了达成全面消灭库尔德武装的目的,土军选择了兵分三路,分别从从阿勒颇省的北部、西北部、西南部的三个方向发起进攻,在东面的土控巴布地区和南面伊德利普省的土系叛军控制区则采用了炮击和小分队袭扰的方式来牵制库尔德武装的调动。土军设想的很好,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虽然事先进行了作战协调,但开战后3个主攻方向基本上是各打各的,战术也不尽相同,攻击进度也相差甚远。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土耳其军队在政变后技战术水平的下降还是明显的,各部队作战水平参差不齐。之前他们在叙利亚进行的巴布战役中吃的亏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少错误他们又犯了好几次。当然,冒进的毛病他们一直在犯,1月24日、25日连续两天,土军的进攻均被打退,部队进展一度趋于停滞。而土系叛军的纪律性极差,甚至有16名士兵在侦查途中进入村庄抢劫并因此被活捉,在对山地地区和驻垒地域的进攻中,土军总是试图使用土系叛军的轻步兵包抄库方后方,但由于对此地的地形环境不了解,他们的包抄部队往往会被反包围或伏击,进而付出较大伤亡,而一旦库方被包围,又会又会进行殊死抵抗,这又带来了进一步的伤亡。相比北部的举步维艰,西部进攻部队打的却有声有色,这支部队采用小部队试探性进攻,稍遇狙击即退却,并以优势的炮兵和空军火力进行打击,数日下来几乎没有什么伤亡。然而整体上土军的进展依然是十分缓慢的,这和土军参谋部的预想相差甚远。21-25日两天,土耳其的三路大军都只是分别拿下了几个村庄和山头而已,且几个突出部之间无法互相增援,联合作战基本谈不上,步炮步坦协同问题不断。于是在27日,埃尔多安亲自抵达前线视察,听取了各方报告后,埃尔多安重新提出了作战要求,在这位“当代苏丹”的亲自指导下,土军的战术思想发生了转变。1月底,土军一改之前的战法,他们在几个突出部突然以TSK突击队为先导,向突出部两翼以及库方尚算完整的边防线后方发起进攻,并彼此配合,在空军和炮兵掩护下夺取口岸区域,就像是一把把切进野兽硬皮里的小刀一样,嵌入皮肤不厚,但横向一划,就制出造了可怕的创口,短短两日内土军及其仆从几乎控制了阿芙琳与土耳其的半数关口。客观的说,土军的此阶段的军事素质依然不算多高明,空军的打击效率极为低下,不少炸弹和炮弹都落进了平民区,在扩大控制区时暴露侧翼也使得他们遭受了库方的进攻并付出了不少伤亡,但他们的新战术确实获得了可观收益,还控制着边境线附近阵地的的库尔德人开始担心自己的侧翼和后方安全,而这无疑造成了军心动荡,最终导致了全线溃退。2月1号,土军兵临Bulbul,而后双方在当地爆发激烈交火;次日,库尔德也改变了战略,在多个地区展开了局部反击,他们充分利用了丘陵地形土系叛军进入村镇后麻痹大意的心态,反击取得了一定战果,在多个方向击退土军,摧毁了2台土军坦克,但并不是每次反击都是成功的,不少库方的袭扰部队都在撤退时被坦克和直升机追上,造成了惨重的损失。3月3日,阿芙琳地区地图,黄色为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绿色为土耳其军队控制区,可见西部山地地区已经被突破大半,北部山地地带也被撕开虽然由于政府军的通行政策,库方可以随时从东部运来兵员和补给,甚至紧急运抵前线的西方制式导弹一度给土军造成了较大损失。但是因为担心有生力量过度折损,至15日,库方的运动战戛然而止前后仅仅一周多便草草谢幕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通道越来越窄,留给库尔德人的时间不多了。看着难民和溃兵逃向东南的阿勒颇,库军内部人心思动,部队的组织度近乎消耗殆尽,16日夜间,不知道是有组织的还是自己崩溃,大批的库军加入了逃亡,一些撤向阿芙琳的部队也遭遇了已经等待在制高点上的土军伏击,具体伤亡不详,阿芙琳北部防线实质上已经崩溃,通往阿芙琳的大门已经向土军张开。虽然阿芙琳已经近在咫尺,但是土军却再次放慢了脚步,根据土军的无人机和侦察机的传回的影像,库军开始逐步破坏当地的变电站等市政设置,焚毁军民汽车和弄倒电线杆。土军在阿芙琳外围的进攻和之前一样,步步蚕食,有一段视频显示土军的豹2连续用榴弹攻击一座山头上的阵地,并连续击毙多名补上来的YPG士兵。17日夜间,部分阿芙琳库军开始退出市区,土军和伪军随即对阿芙琳市外围阵地发起进攻,经过2小时左右的战斗,库军的抵抗即告瓦解,城内的库军闻讯全部向南逃窜。凌晨3点左右,一伙土系叛军从城市北部进入市区,并未遭遇任何抵抗就抵达了市中心。随后他们开始呼叫自己的“战友”,早上7点左右土军占领了整个阿芙琳市区。值得吐槽的是,库军虽然千方百计地毁坏阿芙琳了各种保障设施,但唯独没有对自己的地下弹药库和燃油库进行破坏,装满汽油的美式汽油桶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弹药库里的武器弹药依旧堆积如山,仅反坦克导弹就还存有数十发,城西仓库里的坦克和皮卡车也都完好无损,真是充满了讽刺意味。随着库军的全面撤离,土军正式全部占领并控制阿芙琳地区。土耳其展示的缴获的库尔德武装“短号”反坦克导弹,库尔德武装一直指责俄军和叙利亚政府军没有对其进行应有的援助,然而弹药库里的物资是不会撒谎的,根据土耳其军队统计,他们在阿芙琳缴获的反坦克导弹有至少87具,这还不算仆从军私藏的部分土军在为期2个月的军事行动中,其作战表现前后可以说是大相径庭,唯一不变的只有烧杀抢掠。Raju地区被攻陷时因为恐惧土军及其仆从军的残暴政策,大量的当地居民和库军一起向阿芙琳市区逃亡,土军从空中到地面立体的对库军展开了追击。虽然土军的武直在追击途中也有折损,但这对于大局无足轻重。由于土军的电子干扰,库尔德武装彼此之间的联络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不少部队对彼此间的调动一无所知,而土军则依靠较高的战场透明度展开进攻,运动战的一方反而变成了土耳其人。至2月底,沙利克、穆赫哈马德利、威利克里、杜达、卡瓦达、梅丹·伊克比斯和乌姆兰里相继落入土军手中,整个阿芙琳北部边境线全数失守,至3月初,西部据点也悉数失守,土军在此阶段的步、坦、炮、空、电协同能力明显提高,和之前的作战效果简直判若云泥。随着深入叙利亚境内,土军的侵略军本性越发明显, Raju追击战中土军为了达到打乱撤退秩序的效果,放任空军和炮兵无差别打击撤退纵队,虽然他们为了躲避空袭尽量在山地和丘陵上逃跑,但这并不能有效阻止土军的空袭,大量的平民被炮火误伤死亡,最终撤退和流亡变成了溃退,土耳其人达到了目的。2月8日夜间土耳其空军重新开始轰炸北部郊区阿勒颇的轰炸行动,目标是控制库尔德人领导的人民保护部队(YPG)的几个地区。据当地记者称,土耳其空军对阿夫林地区和附近的明格空军基地进行了猛烈轰炸,在夜间进行了20多次空袭,此次空袭又造成了平民区大量建筑物损毁和部分平民伤亡。同时土军的高层指挥官放任土军士兵和土系叛军抢掠,上到武装弹药下到鸡鸭牛羊有什么抢什么,更有甚者一些土系武装为了断绝当地库军的补给展开了三光政策,拆坏房屋杀死羊羔捣毁水井,土军所过之处小到村庄大到城市一片狼藉,不少难民因此家破人亡,战争的阴暗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们再看看败退的库尔德人。库尔德武装此前曾声称死守阿芙琳,但就逃出来的难民的证言以及后来库军的行动来看却不是如此。库军内部对于是战是走一直没有定论,阿芙琳派和从东面赶来支援的曼比季派根本不对付,而后者带来的数百名库军和1800余阿拉伯裔“民主军”,除少量人员和国际纵队外,几乎从4号开始就没离开过阿芙琳城,放任城外的友军被土军不断的分割消灭。而阿芙琳城内的情况也一直十分糟糕,当地人为了躲避空袭几乎只能躲在地洞里,由于之前溃军和难民大量涌入城市,城内的粮食和供水问题持续恶化,库军甚至一度停止向难民发放食品和水,因而与难民爆发冲突,而难民中混入土军破坏分子的传言也让库军草木皆兵。而这,恰恰就是土军之前“围三缺一”的目标,库军因此陷入了混乱与恐慌,土军则逐渐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譬如在3月12日,阿芙琳西南走廊宽度下降至不足五公里,土军的开始加剧空袭后,当地的平民和相当一部分库军便开始仓皇撤退,此事一度遭到库方发言人否认,但很快,土军爆出了相关的照片,万幸的是,由于空地配合失当,土军没有对这一车队进行袭击,否则将会再次造成巨大的平民伤亡。而库尔德方面的整体表现,用糟糕来形容,都有些糟蹋这两个字了……战争比拼的不光是双方的军力和技战术水平,更是双方底力和国际影响的较量,在这一点上,毫无疑问土耳其是全面的胜利。早在土耳其人展开军事行动之前,库方就分别要求叙利亚政府军、俄军和美军进驻阿芙琳地区,并要求俄方或美方在阿芙琳上空设置禁飞区,以阻止土军空袭,然而一切都是无果的,仅俄军派遣少量部队前往该地区维护部分地区的秩序。叙政府军军建议库方将阿芙琳转交叙方,但库方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土军进攻不力危机已经缓解,竟就地打起了小算盘,不断地提着各种条件,希望能获取更多的利益。为了牵制叙利亚政府军,土耳其为土系叛军提供了大量的重武器,并命令他们对哈马地区展开进攻,这台T55AM便是其中之一,在拍照的次日,该车和3台装甲车被当地的政府军留守部队缴获,极大地充实了当地叙军的装甲力量而土方的行动则很干脆,他们先是警告美军不要干涉当地的冲突,并在曼比季以北地区和巴布地区增派兵力,形成实质性军事威胁以牵制美军;而后又向俄方强调双方的协议,最后向叙方发出通牒并对进驻当地的叙军(NDF)展开轰炸,并且在哈马西北地区设立观察站并派兵在当地活动牵制叙军,叙军虽想对土军的行动展开反制,但限于兵力捉襟见肘而作罢。由于此前支持库尔德武装的美国极不愿意与土耳其直接冲突,想要尽快从叙利亚战场抽身。而库尔德武装为了不再次沦为弃子,不惜向曾经殖民并奴役过叙利亚的法国人发出请求,求法军派兵前来曼比季地区设防保护“库尔德斯坦”,而一直缺乏直接介入理由,又对叙利亚利益垂涎的法国人自然是欣然接受,不过,就在更早之前法国外籍兵团在叙利亚的表现来看,承诺参战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于战场的残酷似乎还是一无所知。2012年,为了夺取霍姆斯,法军曾经出动了一部外籍军团帮助帮助叙利亚叛军发起进攻,结果叛军被击溃,死伤数十,外籍军团官兵被俘12人,负伤20多人,阵亡人数不详,可以说是丢人丢出了国际水平阿芙琳战役参战的双方一方是分裂武装分子,他们连自己的同族同胞都不在乎,怎么可能会挽救当地的其他居民呢?而另一方是对邻国趁火打劫的“新奥斯曼”,从实际行动已经证明他们和那些他们口头上反对的东西是一丘之貉。就结果来说,土耳其的军队的表现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在初期甚至可以用差强人意,但通过政治手腕,他们达成了战前制定的所有目标,而其损失,几乎可以用微乎其微来形容:不到两位数的坦克,勉强达到两位数的装甲车,3架直升机,几百或者上千名仆从军,仅仅是这点损失,就把库尔德人逐出了阿勒颇西北地区。战争,从来不是军队之间的硬碰硬那么简单,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土耳其能做好的只有第二条,但也足以保证赢下这场战争。然而胜利给叙利亚人民带来的只有悲痛和苦难,而这份苦难,还远远没有走向终结……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返回顶部
澳门大三巴网址